有口皆碑的小說 《逍遙小捕快》-第四百六十五章:命名讀書


逍遙小捕快
小說推薦逍遙小捕快逍遥小捕快
对于刚刚那种滚雷之声,国商院的众人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院长大人向来对于烟花铺子的诸多事宜十分的上心,最近烟花铺子就传出消息新做成了一个大型烟花,其声如雷。
院长大人更是每日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国商院众人都知道,院长大人是个神奇的人,不喜欢美人不喜欢权势,唯独喜欢鼓捣些常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在封地里一个劲儿的盯着石桌,到了国商院一个劲儿的放烟花。
听声音怕是又有一处房子塌了,还得拨款去修。
虽然国商院中对这声音见怪不怪,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免不了被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
楚皇看了看这个被炸的塌陷了一块儿的小木屋,又走到刚刚躲避的矮墙之上仿若如同被钉进去的散碎陶片。
这真的是那个丝毫不起眼的黑乎乎的小罐子所造成的?
那小小的物什竟然能有如此巨大威力?!
怪不得许青刚刚让他们躲到矮墙后面,这要是不当一回事的站在外面的话他怕不是会被这爆射而出的陶片给炸成筛子。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贤王同样盯着这样的小陶片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贤王看向许青:“区区散碎陶片便有如此威力,若是在其中混入铁钉之类的散碎铁器,岂不是威力更大?”
许青惊讶的看了贤王一眼,他还只是演示了一下雏形,贤王就已经可以举一反三了?
一旁的楚皇也是问道:“此物造价几何?若是花费巨大的话,在战场上怕是起不到什么大用啊。”
许青道:“此物造价低廉,材料也极其容易找到,制造方法与烟花类似,也十分容易制造,而刚刚王爷说的在其中混入铁钉,臣建议还是放置生锈的铁钉更好一些。”
贤王看着许青面露复杂之色:“若是皇帝他还有适龄公主,高低嫁给你一个,可惜了……”
一般情况,皇家将公主许配大臣,只有尚公主一说没有嫁公主一说,起码楚国还没有这先例。
“许青确实是做女婿的不二人选。”一旁的楚皇也是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贤王:“朕是没有公主,皇兄你自己不就有一个吗?”
贤王听到这里眼神顿时变得危险,看向许青:“你敢打雪儿的主意吗?!”
许青知道,这不是他敢不敢的问题,只要贤王这边开口,萧如雪第二天就能打包好自己的行李搬到安定伯府,压根用不着自己敢不敢。
不过许青依旧被贤王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连忙扯开话题:“咳咳,王爷对这东西的威力还满意吗?”
贤王点了点头,眼中带着难以掩饰的赞许:“本王很满意,此物叫什么名字?”
许青摇了摇头道:“还未曾起过名字。”
楚皇看着许青道:“既然此物是你创造出来的,不如就由你来给此物赋一个名字吧。”
许青不假思索道:“要不,就叫手榴弹?”
楚皇面露疑惑神情,手榴弹是个什么鬼?
这名字拿得出去吗?
如此几乎与神明引雷般的物什,不应该叫一个高端大气一点的名字吗?
贤王也是一脸的不满意:”手榴弹是个什么名字?你小子就不能起个认真一点的名字吗?“
手榴弹这个名字被贤王和楚皇两个人共同抵制,让得许青有些不满。
一个名字还挑挑拣拣,而且手榴弹这个名字怎么了?叫了多少年了。
主人的尸骸
现在换名字能换成什么?
难道还能叫甜蜜暴击啊?
许青换了个说法道:”手榴弹若是不行的话,那改叫手雷如何?“
”手雷?“贤王想到刚刚许青用手将之扔出之后发出沉闷轰鸣之声,仿若天雷降世的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手中雷霆,嗯,这个名字不错,起码比手榴弹好。”
一旁的楚皇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叫手雷的确更显气势,显然相较于手榴弹,还是手雷这个名字更能让他接受。
就这样,大楚第一款被正式军用的热武器——手雷,诞生了!
并且贤王觉得此物还应该再做的大一点,可以放在投石车上代替石头扔出去,这东西可比投石车上放的大石头轻得多,可以扔的更远而且杀伤力应该会比单纯的砸石头大上许多,外形也得做的再坚固一点,省的到时候投石车扔出去还没爆炸就提前摔碎了。
贤王素来重兵爱武,对于各种兵器也是得心应手,但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不需要多高的武艺便可轻易杀敌的物什,这让得贤王爱不释手。
渡猫师
要不是这玩意儿太过危险,许青估计贤王晚上都能用这罐子代替王妃搂着睡。
当真是难以想像,这仿若天雷的东西出现在战场之上会对周国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
户部
今天是董嵩第一天到任,来不得安顿便已经来到了衙门之中。
董嵩以前是永州刺史,正三品的品阶,但是户部侍郎却只是正四品的品阶。
看起来品阶还降了一品似乎有些不值,但是却并非如此。
在地方做个刺史,再怎么出色你也无法再往上升,因为地方上刺史已经是极限,不过到了京城之中,以后想要再往上走可要比地方上的刺史容易的多。
而且,户部侍郎与地方刺史手中的权力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这也是为何地方官员挤破了头都想往京城调的原因。
董嵩初来乍到也不敢怠慢,他本身没有什么后台,在这个世家林立的京城里走必定要小心翼翼,怠慢不得任何一方,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
就在董嵩走到值房门口的时候便是听到里面传来了阵阵交谈之声。
户部右侍郎:“宋景被贬,户部什么事情便都落到本官头上,这日子何日是个头儿?!”
一户部郎中赔笑出主意道:“侍郎大人息怒,卑职听说那新任的户部左侍郎已经今日到了京城,到时候他一来,您便将事项全都丢给此人,他一个无身份无背景的地方刺史比不得大人身份尊贵,定然不敢说什么,到时候您也可清闲一阵,留香阁的浮云姑娘可一直挂念着大人呢。”
这也是传统了,大的欺负小的,资历老的欺负没资历的,有背景的欺负没背景的。
这名户部郎中作为侍郎大人的头号狗腿子,自然是明白的。
户部右侍郎一脚踹过去,怒道:“蠢货!你知道董嵩此人是谁推举过来的吗?也敢给他小鞋穿?当真是不知死活!”